冷处偏佳

孤情淡韵,判不宜春。

【巍夜】好奇心害死猫

沈巍上班的时候,看到小区里一棵大槐树下,有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拿着长竹竿,在捅什么东西。


“张阿姨,您这是在做什么呀?”往日他是无心搭理这些不相干的事情的,今日不知道为什么多问了一句。他总觉得树上有什么牵动着自己内心深处的精神丝缕。


“沈教授早安啊。”一脸慈祥的老人撑住了翠色青青的竹竿,一手指着树梢,“是有一只野猫不知怎么爬上树了,却下不来,我想帮帮它。”


沈巍不由扶了扶眼镜。老人家当然是一片好心,可是这样强行逼迫,不怕猫咪受惊摔死吗。


“它在哪儿呢?”他走上前去抬头,目光逡巡在茂盛的枝叶间,层叠的叶子筛落清晨的阳光,点点光斑犹如舞台的投影,沁甜的槐花香气弥漫鼻尖。沈巍这才注意到纯白的花骨朵儿雪簇一样丛生,像初生婴儿的小手。


像那人奶白的体香和娇俏濡湿的吻痕。


“那儿啊!看见没?小家伙蜷缩着吓得浑身发抖,怪可怜见的,可惜就是不顺着我这竿子爬。”


沈巍被她的话震回了现实中,面颊微红。他怎么会突然想到那人。


“我好像没看见···”沈巍原本打算装作认真地察看一番,然后找借口离开以掩饰自己内心的惶乱,可是当他真的搜寻无果之后,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害怕。


为什么她能看见,自己却看不见半点猫的影子?


会不会是他···他不想见到自己···也不想自己见到他···


夜尊,你还活着么。


这个想法冒出来,沈巍以为自己会警惕,他算计夜尊自爆之后,神农药钵用三皇留下的最后一点神力恢复了他的原身,但是夜尊就彻底消失了。如果他重生,只会更加残酷地报复这个世界。


可是为什么自己现在想到他还活着这样的可能性,内心深处漫溢开来的喜悦之情有如甘霖浇淋了久旱的土地。


“怎么会没看见呢?就在那里啊!那么大一只!沈教授是不是科研做多了,该换一副眼镜啦。”老人家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。


“哦···可能吧。”沈巍搪塞过去,他不敢面对现实,宁愿沉浸在假想里,只想仓皇逃离,“我还有课我得走啦,祝您早日把它救下来。实在不行可以找物业拿个梯子。”


沈巍一整天都过得心神不宁。他很后悔没有自己去找物业,万一猫咪受到了惊吓真的摔下来,或者顺着竹竿爬的时候太滑了失爪,虽说猫的平衡能力很强,但···假如真的是夜尊的灵体附身,他未必会具有猫族的实际能力。


他匆匆抓起公文包往家里赶,小区里那棵树下已经围了好多人,有老人,大人,孩子。大家拿着各式各样的工具想把猫咪赶下来,统统无效。再这样下去,它不吓死也会被饿死。


看来物业是不打算干预这件事情了。


沈巍叹了口气,他不能容许任何失去的可能性发生。他已经失去过了一次,绝不想再体验第二次。


“沈教授,您···您这是要干嘛?您要爬树?!”难以置信的声音。

沈巍将蓝色西装的扣子解开,脱下外套叠放在草坪上,又挽起白衬衫的袖管。众人这才注意到他袖箍衬托下发达的肱二头肌,原来一介儒雅书生竟是个体格劲健,文武双全之人。


“猫咪动作很快的,您不一定抓得到它,而且···树太高了,您得小心自己摔下来啊,万一伤到了可就···”

伤筋动骨,这么高的树,脊椎断掉都是最轻的了。


“我不试试,我怎能甘心呢。”他坦然一笑,这些话,他从前是为了一个人说的,可是如今,他心里不想再给那人留半点位置了。这样,弟弟会不会开心一点。


他脱了皮鞋踩上树枝,粗糙的树皮透过薄袜摩擦他的脚掌,尖锐的突起刺破了他的皮肤,幸好穿了一双黑袜子,才没让底下的人看出血迹来。拨开冗枝,一叶叶细细翻找,既然猫咪不想让自己看到它,但触碰灵体是会让其现形的,所以他若能摸到,也就可以拯救它。


树下的人焦急地仰着脖子,许多人在提醒沈教授小心。猫咪似乎在不断移动着位置,七嘴八舌的也说不清楚。沈巍干脆屏蔽了自己的听觉,集中精神丝去感受树叶的晃动。


终于,一手抓到了毛茸茸的实体。他看到一只纯白色的猫咪,眼睛是海水一样清澈而浩瀚的蓝色,闪烁着星光的投影,钻石一般璀璨。


它似乎向自己弯起唇角,露出一个人脸般的笑容,孩子气的。

“你终于摸到我啦!”


玩捉迷藏的孩子被逮住,非但不恼,反而高兴。


“淘气。”沈巍莫名升起一股宠溺感,将它抱在怀里,用力亲吻了一下那上扬的嘴巴,“这下知道好奇心害死猫了吧。”


正准备下来,忽地一脚踩空,整个人往后仰倒,径直栽了下去。

沈巍已经没有当初的治愈异能。他有些绝望又有些释然地闭上眼睛,如果这是偿罪,那也无怨无悔。只要它没事就好。只可惜,刚刚抱紧它,就要失去了。


耳边的风呼呼吹过,怀里的东西蓦地放大,紧接着一个白色身影扑在自己身上,瞬间调换了上下的位置。他滚落在草坪上,身下温软的人体正搂住自己的腰,笑意盈盈的面庞,风华绝代。


“你···小夜?!”

沈巍震惊地看着那人嘻皮的样子,“真的是你!”不顾围观的众人,竟吻了上去。熟悉的荼蘼花香,舌尖的质感,是他无疑。


“你怎么可以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!”他清醒过来,立刻板起脸,“你知不知道这样有多危险!万一你掉下来了怎么办?”


“我只是好奇,哥哥到底会不会来救我。”夜尊手指把玩着沈巍因接吻而红的耳朵,“我赌上自己的命,哥哥也赌上了自己的命,我们都赢了。”


沈巍咬了咬上唇,抓住他作乱的手按过头顶:“信不信我在这里把你办了。”


“我没有意见啊。”夜尊笑得放肆,“只是哥哥你放得开么?”


“你用一望皆空把他们的记忆擦除。”

“亲爱的哥哥,你好像忘记了我们都已经没有这项异能。”


!!!

沈巍后知后觉地从夜尊身上下来,周围都是没眼看的吃瓜群众。有一个靠得最近的小女孩一边捂着脸一边小声嚷嚷:“巍哥哥好A哦!还有|弟|控|苏爆了!”


完蛋了。这个小区住不下去了。


楚恕之很快接到了沈巍的电话,要他在龙城北区给自己物色一套房子,明天就要入住。他想不通,为什么大人好好的,要从南区千里迢迢紧急赶到北区去。不过,好奇心害死猫。还是别问了。


评论(13)

热度(16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