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处偏佳

孤情淡韵,判不宜春。

【巍夜】大人,你是用醋在洗澡吗

“弟弟,弟弟,你怎么了?”沈巍把手伸到夜尊眼前晃动,流露出关切担忧的神情,“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了,还是今天的菜不合胃口?”

 

夜尊的脑袋往前磕了一下,如梦初醒,像黏在墙上的一只蜗牛,任人观察了半天一动不动,突然伸了伸脖子,抖了抖触角,然后开始往上爬。

 

再抬头看沈巍的时候,眼神迷茫之中带着点埋怨,语气淡漠如茄子上的秋霜:“没什么,哥哥的厨艺一向出众,我哪里敢不满意。”

 

“那你···”联想到这一个月来他的沉默,沈巍心里涩涩的,“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吗?总是走神,和你说话你也好像不在听。”

 

“我有听啊,只是不知道怎么回答才能让哥哥满意而已。”夜尊放下筷子,认真地注视着他,“现在是哥哥对我的态度不喜欢,而不是我对哥哥有什么芥蒂。”

 

他张口闭口都是哥哥,可是念这两字的时候口吻毫无温暖可言,别说是越轨的爱情,就连骨肉相连的兄弟情都稀薄得像珠穆朗玛峰上的氧气。还不如楚恕之的一个“大人”来得深情款款。

 

沈巍的心一下子被揪得生疼,万年前那个小面团子喊哥哥的时候,他的心立刻就能萌化掉,不管在外面受了多少苦,带着猎物回洞穴的时候,满心满眼都是大写的正红色爱,后来变成粉红泡泡,再后来···就像一下子拔开的可乐罐子,二氧化碳气泡的刺激口感冲出去之后,就只剩下无聊透顶的止咳糖浆本质了。

 

糖浆好歹还是甜的。

 

他知道,自己终究是留不住这个弟弟了。他原本计划将人囚禁在身边,百般照顾讨好,能慢慢挽回弟弟的心,如今看来覆水难收。人在饭桌上,心却飘飞在外面的花花世界里,他每天下班看到的都是夜尊和网络上的朋友聊得热火朝天,却吝啬给自己的嘘寒问暖一个超过两字的回答。

 

今天已经算是超常发挥了。

 

“网络上的人不靠谱,你要小心被骗。”“我是堂堂鬼王,他们能把我怎样?”“他们身体上伤害不了你,但是可能情感上···你不要盲目相信虚幻世界里的友情···亲情爱情也是。”

 

“哥哥这是有危机感了?”夜尊捕捉到他最后几个字时候情绪的低落,眸中闪过一丝玩味,面上却是正襟危坐,摆出谈判的姿态,“您不许我出门社交,我只能通过二次元渠道,虽说可能是存在你说的这些,可是我不做,哥哥能够给我带来快乐吗?我和你在一起,事事服从安排,确实不会遇到危险,但是,我活得一点都不开心。黑袍大人,你就没有想过有一天我恢复到原来的实力,打破你的门禁,彻底消失在你的生活里。”

 

“不要!”沈巍大惊失色,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按住他的肩膀,“小夜,不要离开我!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去做,但是···求你别走···我···”

 

我什么呢。

 

夜尊下好了套等着那三个字或者两个字,你若说出来,我就既往不咎。琴瑟和鸣。

 

只要你肯说出来。

 

他饶有兴趣地仰头望着那人憋得通红的脸,俊朗的眉拧成麻花,美目中惶恐、渴求、哀怨、占有欲···只要欲望足够强烈,羞耻心和自尊心又有什么重要的。夜尊悄悄幻化成小时候的模样,白衫白兜帽,可怜可爱,眼睛纯真好奇又期待。沈巍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,下意识道:“面面和哥哥一生都要一起走的!”

 

啧。夜尊感动了一瞬间,旋即翻了个大白眼,你还好意思说!哼,说好一生一起走,你却有了好|ji|友!差评退货!等你反省好了我再考虑要不要换一家。

 

他迅速恢复成原来的装扮,撂下一句话就去了卧室,“明天开始我要出门社交,怕你不放心,就从特调处开始吧。”

 

赵云澜半夜里接到了沈巍的电话,说他宝贝弟弟明天开始要过来作为辅助顾问,罗列了详细的注意事项,他听得懵懵懂懂,困得眼皮打架胡乱答应了,要不是沈巍的声音听起来过于担忧小心,甚至有种被打入冷宫的卑微感,他才不可能逐条听完,早就粗暴地挂机了。

 

沈巍也太能折腾了,这夜尊虽说以前是个大魔王吧,分析下来也就是中二病犯了,挺机智开朗一娃子,社交(传销)能力那是强得没话说,关键是长得颠倒众生,老少咸宜,男女|通|吃。他过来只会增添乐子,哪里有什么麻烦,他们更不可能给他制造麻烦。

 

快下班的时候,赵云澜破天荒看到沈巍夹着公文包匆匆赶过来,以前可是找各种理由推脱,三顾茅庐也不肯拐过来一下。

 

一脸操心样子:“夜尊他···过得怎么样?”

 

“你这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,放心他好得很,今天跟我一起去处理了来苏那个案子的后续,把受害者家属安慰得可妥了,是吧老弟?”夜尊一身卡其色西装外翻蓝领衬衫,喝着冰咖过来,任由赵云澜熟络地先拍后搭在他肩膀上,好像失散了多年的亲兄弟是他俩。

 

赵云澜自动忽略了白衬衫的人渐变墨色的脸。

 

“是啊,小云澜汇报工作的认真样子可迷人了,不过性子急躁了些,这种安抚人心的事情么,还是交给精读人心的我比较合适。对了,小云澜还夸我这身新衣服好看呢,眼光高度一致,以后要和你一起去逛街。”

夜尊学着那日“黑袍哥哥慢走”的模样,脑袋往赵云澜肩窝上一拱,亲昵暧昧,放|浪|邪肆。

 

赵云澜已经听到了清晰的骨骼剧烈碰撞摩擦的“咯咯”声音,可以想见那个拳头握成了什么样。但是为了他终身大事,只能先委屈他了。

 

“成啊!有时间约一波,喊上特调处一起,到时候|撸|串儿吃火锅都行,沈教授您就不用勉为其难地参加了,知道您吃不惯这些···脏东西。”赵云澜刻意加重语气,甩了甩车钥匙,大手一挥算是告别,便出门开车去了。

 

夜尊目送他背影彻底消失,才把目光第一次投到沈巍身上,神情也立刻从轻松愉快切换成冷淡肃然,“哥,我们一起回家吧。”好像那个“家”,是一座监狱。他是放风时间结束之后的囚徒。


沈巍默默地跟在他后面走,他终于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咫尺天涯。曾经,那人椎心泣血,或是怒发冲冠,质问他为什么要和一个外人共享生命链接,为什么外人比弟弟重要。如今,他和外人的关系,已经远比自己这个挂名的哥哥亲密了。

 

他微微体察到当初夜尊的感受。就这样轻的程度,已经觉得心脏像一块四分熟的带血牛排被钢刀切割凌迟,那么看着当年嵬对昆仑,后来巍对云澜···岂非万箭穿心,挫骨扬灰。

 

换做是自己,也会想灭了海星吧。即便刚才一刹那,斩魂刀已经叫嚣着想砍到那人身上了。

 

第二天,郭长城的舅舅包饺子,请夜尊去他家里吃饭。沈巍一个人在家里,孤苦伶仃,没有性质,只草草吃了一碗白粥配青菜豆腐。大概是白天跟小郭一起去希望小学捐助了,晚上二舅母对夜尊赞不绝口,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,夜尊喝得醉醺醺的,一路上都在兴奋地说个不停。


“其实海星人还挺好的,不记仇,讲仁义,不是所有人都跟那个贼酋那么坏···小朋友好可爱,戴着兔子耳朵帽,还教我怎么动耳朵···嘻嘻,我也是个有人喜欢的人啦···本尊魅力还是很大的···“


沈巍听得欣慰又酸楚,弟弟终于长大了,抛却过往的他自信潇洒,活得像璀璨的钻石一样阳光下熠熠生辉,远远盖过了自己这个不善言辞交往困难的哥哥。没有了自己的束缚和威压,他展现出符合年龄的青春活力,和特调处打成一片的龙队友,让孩子们觉得可亲的漂亮小哥哥,而正式工作场合则知书达理,温文尔雅,谦称尊称若古时翩翩公子。


换句话说,没有了自己,他活得更好。


唉。无声的叹息沉落心底,他默默将背上的人托稳了一些,感受着环绕在自己脖颈的手臂温度。若非自己抢着要来接,恐怕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了吧。不能精神交流,不能肢体接触,连打听他一天生活如何都有些遭特调处嫌弃。沈巍之于,夜尊,只是一个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。


路灯昏黄,照着干燥地面上一滴滴新鲜的,潮湿的斑驳,很快又被风沙掩埋。


第四天,夜尊受邀去祝红家里观赏表演,晚上逛了亚兽族集市。

第五天,第六天···


第七天,夜尊回家的时候,屋里空无一人,桌上放了一张字条,毛笔字隽秀遒美,但失了五分威严,三分劲力,只剩下两分颓唐凄楚。


“小夜,我回原来的地方了,你一个人在海星可以生活得很好。祝你幸福。巍笔。”最后几个字墨水漫漶,似乎是沾了泪痕。


夜尊把字条揉皱在掌心,躲!你就只会躲!你已经躲了一万年,害我苦了一万年,你还要逃避到什么时候!


可是,不管你怎么任性,我不还是只能像一个老父亲一样把你原谅。瞧你哭一哭,我就心软了,还是不带现场亲见的。


瞬移来到黄泉下千尺,大不敬之地,斩魂使玄墨殿前。本想叩门,但是对付这种人还是生猛一点比较有效,便遁入他能量气息的房间。


斩魂使依然保持着古朴的生活作风,六扇缇素屏风绘着美人折红梅插青釉瓶,金兽麒麟炉里冉冉沉香鼓动一室,水声潺潺。赶巧了,这人竟在沐浴。


夜尊裙袂飘飘的身形在水晶帘外晃动:“大人用的什么牌子的香皂,怎么一股子酸味,不会是坏了吧?”


沈巍大惊,慌忙将外衣隔空取来罩住身子,说话也颤抖了:“你,你怎么来了?”


“我来看看我的好哥哥,离开我以后过得怎么样。”夜尊款步走出来,手指一弹,罗带轻分,若昙花夜绽,娇蕊如倦。香腮带赤,勾魂摄魄,哗啦一声,就跨进了浴|桶。


“你,你怎可···胡闹!”沈巍脸红得像煮熟的虾,想把他推开去,又不敢用手碰他胸膛。热气腾腾,笼屉太小,两个小笼包辗转反侧,一个退避边缘,一个穷追不舍,终于贴在了一起。


水花撩拨,夜尊低头轻嗅,“原来大人用的醋来洗澡的啊,大人什么时候注重养生到要这样来消毒啦?”


沈巍囧得不行:“好好说话!”

“那哥哥可曾好好说话?!”海浪怒拍礁石,夜尊凤眸瞪大,“一句话的事情,为何要作得回娘家一样,我告诉你,我耐心有限,可只找你这一回。”


沈巍强忍住冲动,低声道:“我,我承认,我···酸了。”

“还有呢?”

“我···我喜欢你。”

“···就这样?”

???这样还不够?!脸色渐渐猪肝。

“我···想要你。”

“这可是你说的,不许反悔。”

“九死未悔。面面,我饿了,想吃清汤挂面。立刻,马上。”

“···你吃得可开心了!啊!···你给我慢点轻点!”


评论(21)

热度(26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