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处偏佳

孤情淡韵,判不宜春。

【巍夜】我吃我自己的醋,与你何干(4)

夜尊哇的一声就大叫出来,从梦魇中惊醒,沈巍扶着他的肩膀一脸焦急:“阿夜你没事吧?有没有被魇公子伤到?”


夜尊大口的喘气,良久才恢复了正常的呼吸,沈巍用袖子轻柔擦拭他额头冷汗,却被夜尊一把推开:“你走开,别靠近我!”他愤懑中夹杂着隐约的羞怯,苍白的面颊浮红,沈巍夜视了得,心下洞明,想来他还没有看到后面悲剧的画面,便柔声哄道:“你别生气了,这里荒凉森寒,鬼魅众多,你若离开我会很危险···你以前不是说,让我抱抱亲亲就会好的吗?”

 

“抱你个头!”夜尊想到鬼面被吃就气不打一处来,把佛像前的蒲团扔到他怀里,“你给我去那头睡!”一万年前是|受,一万年后居然还在|下|面,奇耻大辱!

 

沈巍无奈,还好他没把自己赶出寺庙,不在一起就算了。地方并不宽敞,有什么意外还是可以及时出手的。夜尊背对着他躺下,心思烦乱的很,寒气从门窗缝隙间渗入,笼罩着阴森诡谲的气氛,他瑟瑟发抖,有些后悔。他自幼体寒,平日秋冬都要手炉,晚上睡觉也要汤婆晤脚,嫁给沈巍以后,对方就像个小火炉,他只要缠紧了就能感觉到很温暖。现在又冷又怕的,又拉不下面子去请人回来,真是煎熬。

 

“难受了?不舒服为什么不喊哥哥?”温存戏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,耳朵上的绒毛都被吐息震颤,电流直击心脏。夜尊羞得像一盘糖醋里脊,甜蜜又酸涩,他在天宫那般的时候,情动到极致对沈巍昵称,就是嗓子眼里娇软黏糯的一声声“哥哥”,偏偏那人还要使坏,不是横忡让他破碎气音伴随眼泪飙出,就是故意不到点让他哭喊求饶。

 

“呸!臭哥哥,明明看着人家难受还不···还不快过来···面面冷死了···好害怕···”夜尊顾不了什么面子里子,撒娇得太难为情就把自己蜷缩成一团,脑袋深埋在银发里。沈巍怜惜得一塌糊涂,将人兜在怀里不住地亲吻他脖颈,“对不起,都是哥哥不好,以后再不让面面一个人睡觉了,那面面也要乖乖的,不许离开我身边了,听到没有?”

 

夜尊像被拔了爪子的小狮子,哪里还有半点威风,依偎在他怀里贪婪地汲取热量与安全感。这个地方真的是太可怕了,不仅如此,还令人羞耻和悲伤。

 

迷迷糊糊再度陷入了梦境。


街市上,鬼面拉着沈巍去吃汤圆。“现在又不是元宵节,你吃这个干什么?”“去了你就知道了。”鬼面神秘兮兮,来到老板那里,老人家看到他就愁眉苦脸:“小祖宗欸,求您悠着点儿,不是节日本就生意稀薄,您饶了我们家厨房罢!”

 

“真小气!我不是给你们修葺好啦,还焕然一新呢!”鬼面嘟起嘴巴,“你别当着我老公的面栽赃我,他可是天上的神仙,比我还厉害多了!”

 

老板咋舌,现在的鬼啊神啊真会玩,年轻人哪···他见惯了鬼面的手段也不惊奇,本就是信奉宗教的,对沈巍毕恭毕敬:“大人您慢用,厨房随意哈。”

 

沈巍一边被带得小跑进去,一边凑他耳朵边轻声笑问:“看来你以前炸了他不少次厨房吧?”“哎呀!不许揭伤疤!君子远庖厨,我本来就不该擅长这些。你这么坏,做菜肯定很好吃吧?”鬼面扬起小下巴,傲慢,挑衅,又娇俏,沈巍忍不住偏头吻上了那山楂一样爽利可口的唇。

 

这人实在是过于美好,甜蜜得让人唇齿留香,又无端令人泛起一股酸味,害怕他被别人抢走。

 

两人一同拿着面粉揉搓成圆状,各自选馅料包进去,下了热汤,等待胖了的浮起来。沈巍食指点在鬼面的鼻尖上,被他反手就是一巴掌的面粉糊在脸上,不住地咳嗽,鬼面只好去抚拍他的脊背,却不期也被抹了满脸。

 

捞起自己做的汤圆,勺子一舀,唇畔轻吹到适温便要他尝尝,咬一口下去,芝麻馅,甜甜的沙砾质感上佳。“好吃!夫人的手艺居然这么好,在下自愧不如。”沈巍舔了舔嘴角,由衷赞叹。鬼面噙了一个赤豆馅的咀嚼着,半晌突然把沈巍压在灶台上,“为什么包这个料?”

 

“因为···觉得面面赤子之心,艳色夺人,甜美可爱。”

“···那你知道我为什么选这个料?”鬼面被夸得不好意思,幸好面具遮住了脸颊,但是该说的还是要说。

“不知道,请夫人赐教。”

“因为巍巍你就是个白切黑,芝麻馅汤圆!”说完,夺门而出,想到沈巍如被雷劈一样震惊到呆傻的样子,一边狂奔一边笑得肚子痛。

 

当然,结局是好几天都不能走路,被抱着去吃饭的。“夫人这样夸奖我,巍自然要名副其实的。”

 

沈巍请来东荒大泽的神仙为自己和鬼面证婚,没想到新娘的红盖头被风吹走,露出绝世容颜的时候,老家伙们议论纷纷。“如此妖孽,怕是红颜祸水啊,战神大人可要慎重。”

 

鬼面气得龇牙咧嘴,一动怒,身上的鬼气就不可控制地四溢,玉清观的那些守旧分子口不择言:“是鬼族大不敬之地的孽根祸胎啊!战神世代镇压,居然和他们沆瀣一气!”

 

沈巍面罩寒霜,大婚之日不宜动手,但斩魂刀已经跃跃欲试,“我本也是鬼王,你们这样说,是在质疑我的身份吗?”

 

“这···小神不敢···”虽然人尽皆知,但从来没有人敢当着沈巍的面说出这个事实,“战神既然已经得昆仑山圣筋超凡入圣,奈何自污自误?”

 

“面面是我的爱人!什么自误,无论净污我也是和他同源,我们生生世世都会一处!你们既然不真心祝贺,那就滚吧!”沈巍将鬼面搂紧,挥袖就把一干人等赶出了视线。

 

鬼面在他怀里低声抽泣,“巍巍,我让你丢脸了···我的身份···确实配不上你···我是不是很脏···”


“胡说八道!万物皆生于泥土,不要以为自己是神仙就可以空中楼阁,净即是污,污即是净!你是我数万年来唯一一个动心的,深爱的人,我会守你长长久久,万世无忧。乖,别哭了,看着我心疼···”沈巍低头吻他潮湿颤抖的睫毛,一遍遍揉抚他的脊背,像安慰一只暴雨天闯入屋檐下的小燕。


“那···我们去月老祠牵红线吧,他不问出身,平待苍生,是最公正的神仙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 

象征姻缘的手链挂在皓腕上,代表恒久的珠子却意外地从断线上坠落,摔碎了一小半。鬼面和沈巍心照不宣地没有说话,只是换了一颗完好的绑上。自此,两人头顶像悬了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,一有风吹草动,就起疑心,再不能如从前那般信任彼此,亲密无隙。

 

鬼面有孕,妊娠反应很严重,自身的鬼气和来自于沈巍的灵力相互抵触,令他痛苦万分。沈巍想让他拿掉这个孩子,怕他有生命危险,鬼面死活不同意。沈巍只得小心翼翼地侍奉。然而人间并非个个像汤圆铺子老板那样开明,两个男人在一起颜值又那么高,终究是惹街头巷尾非议,大了肚子更是倍受指点,鬼面心情糟透,与沈巍吵架频次剧烈增多。

 

五个月的一天晚上,沈巍无意撞见了鬼面洗澡。他翻阅人间医书,自怀孕以来就没让沈巍碰过自己,白雾氤氲之中轮廓弧线诱人,热气蒸腾之下人又容易迷失,沈巍忍了很久没有控制住,强吻了他一下,“啪”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脸上,掌印清晰鲜红。

 

“对不起面面,我···”“我知道你不想要这个孩子,你巴不得他流掉是不是?!”鬼面气得胸膛上下起伏,沈巍想要安抚他,又不敢触摸他,只得跪在浴桶旁边,“不是,我没有这个意思,我知道你很在意这个孩子,我只想要你们都平安···”“你眼里只有你的欲望!你给我滚出去!啊···”

 

情绪剧烈波动之下,胎儿开始踢打,他痛得捂住腹部呻吟起来,沈巍伸手想替他揉,却再度被他打开。他看着鬼面脸色惨白,额角冷汗涔涔,咬着嘴唇不住吸气,血渐渐渗出,不由分说将他抱起来到床上,俯身将调和的灵力和鬼气灌注掌心,抚摸揉动他皮肤下不时鼓出包子的肚子。终于平静下来,两人都是大汗淋漓。

 

沈巍将面颊贴紧他高隆的腹部,讨好的声音像求施舍面包的小乞儿,“面面,你原谅我好不好··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爱你,也爱孩子···我会让我们一家三口都很幸福的···”

 

鬼面无力地将手搭在他浓黑的长发,手指轻轻描摹他耳朵的轮廓,“我也不希望我们变成现在这个样子···夫君,我们回到大不敬之地去好不好?人间的生活我过累了,非我族类其心必异,我们受到束缚和歧视太多了···不如做回鬼王逍遥自在···”

 

在黄泉之下的寒玉床上,他们进行得畅快淋漓。鬼王的身体强悍,本不必恪守清规戒律。

 

但是鬼族内乱却在此时发生了。大封松动,有叛逃到地上的,有拉帮结派反对“与外族苟|合”的鬼面的,沈巍布下结界护住鬼面,四处奔波征讨,很少回来。而伺候他的小卒们乱嚼舌根,已然让鬼面分不清究竟哪些还是他忠诚的布下。有孕之人焦虑易怒,智力也会部分下降,他迁怒于沈巍,在一个局势动荡的晚上没让他回家陪伴自己。

 

而孩子就那样早产,因为没有得到及时护理而夭折了。鬼面全线崩溃,几乎要随着婴儿一起去死,沈巍用心头血拼命救下了他,但是维系两人感情的纽带断裂,鬼面终是不堪重负提出分手。

 

两位领袖割席分座,暗黑势力蠢蠢欲动,趁虚而入,一个无懈可击的离间计诞生了。鬼面看到“沈巍”狞笑着布下离魂阵将自己困在中央,旁边的天庭缉妖司横眉冷对,“你以为他是真的爱你?你也太高看自己了,大人不过是逢场作戏,协助我们一举剿灭难缠的鬼族而已!你知道的,他对这个身份深恶痛绝。”

 

是啊,他数万年没谈恋爱,寂寞得很,拿自己娱乐也是正常的,怪不得他不想要孩子···

 

沈巍,你真的要杀了我吗?他一动不动,盯着那人等他把斩魂刀砍下来。他终究是不信的,不信那人能亲自动手。

 

可是眨眼之间刀尖就已经刺破了胸膛,冰冷被火热灼烧,血花四溅。痛,比生孩子还要痛,身心俱痛···那人眼里古井无波,仿佛碾死一只蝼蚁···

 

他艰难地哈哈大笑,泪从眼角滚落,就算我部下叛乱也轮不到你来处置!你无情无义,我又怎会顺遂了你的心!他吟诵起古老的咒语,浑身燃起黑色的火焰,要和他们同归于尽。

 

“面面,不要啊!”另一端传来熟悉的呼唤,沈巍的身影刹那到了眼前,眸中惊痛万分,温热的手颤抖着抚摸他冰冷的面颊,自己则因为强行打断鬼面的十三阶禁咒而被反噬得呕出一口鲜血。

 

“呵···”鬼面惨笑着躺倒在他怀里,意识模糊的他已经分不清真假虚实,”你究竟要杀我,还是救我···我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了···我明明该恨你,可是···偏偏···控制不了地在意你···什么时候开始,你在我心里···拔都拔不掉···”

 

“你别说话,我带你去天宫疗伤···”沈巍不顾自己嘴角的血痕,勉力运功,却发现大封随着自己的神力震荡,危在旦夕,即将完全破裂。鬼族无首横行,不堪设想。若要制止这一切,只有身殉大封,献祭心脏给鬼面,才能镇压鬼族,保住爱人性命。

 

鬼面一口咬住他剜向自己心口的手,几乎露出白骨。“我怎么可能让你死在我前面···巍巍,早知道我们缘分如此浅薄,我不该和你吵架···不该···和你分手···对不起···我可能要先走一步了···夫君,我爱你···永永远远···”

 

他留下一双凄怆惨怛的蓝眸,在沈巍怀里爆体而亡,巨大的能量将大不敬之地生压下万丈有余,几乎将鬼族覆灭。沈巍目眦尽裂,双眼流出血泪,一声声呼唤着面面,抱紧白色衣衫,却只能任由温度和体香寸寸流失,了无痕迹···

 

夜尊霍然坐起,早已泪流满面。沈巍慢慢爬起来,眼眶也有些红,显然是受到魇公子控制,跟他一起重温了梦境。“你当初为什么那么晚来?”“对不起,我当时···也被幻境困住了,以为你要领鬼族反叛,挣脱用了一段时间···”“你还是不肯完全相信我。”

 

爱人之间如果有了怀疑,就很容易分裂。但是人与人之间,怎么可能存在绝对的信任呢。毕竟爱情不是信仰。有情感,就会有弱点。

 

“这就是你万年来一直愧疚的原因吧。”夜尊伸手搂住他的脖颈,“我不怪你,我也有错,不该被冲昏了头,连你的真假都没有分清楚···说到底我对你也不够信任。夫君,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,我们以后都好好的,再也别分开了好吗?”

 

缠绵的吻从唇到锁骨,衣衫间游离。


评论(13)

热度(85)